天然、有機,從東方哲學到歐美消費主流趨勢

新聞影片2015-01-09

天然、有機,從東方哲學到歐美消費主流趨勢

---「大地之愛」㊣ 概念店創辦人康德發藥師專訪---

記者 余玉華

 

緣起

第一次看到「大地之愛」是在信義誠品六樓的一個小角落,吸引我眼光的,不是他琳瑯滿目的商品井然有序的擺在木質的方格中的別緻,而是「大地之愛」這個Logo。

搏取我好感的不只是它的藍,有幾分馬爾地夫無暇的白色沙灘與純淨湛藍海水撟揉而成的「何似在人間」的夢幻,更是「大地之愛」這四個字牽動起內心對默默任我們蹂躪土地的feel。在好奇心的驅使下,筆者按圖索驥的來到位於內湖的佑爾康公司訪談創辦人,康德發藥師。

 

大地之愛,是甚麼樣的愛

Q:以「愛」這個動名詞來作為品牌,讓我感覺有點奇特。

A:就像新生寶寶的名字,基本上都承載了父母對寶寶未來的期許。我們期待,在「大地之愛」品牌傘下的每個產品,都是對我們居住的這塊土地友善、對人體安全的。這是我們在決定引進產品時的唯一準則。

從嚴格的哲學角度來說,除了神,人類的「愛」只有比較自私和比較不自私的差別,只有先付出與後付出的時間差,基本上都是建立在「愛」的實踐後對自己的有形無形反饋上,包括精神上的快慰。「大地之愛」在演繹大地對他子民的愛是神格的,無私的、只予不取的,人類若對大地有愛,也只是人格的、功利的,兩者的互動永遠是「寸草心」與「三春暉」的。就佛典[心經]的哲理來說,兩者的差別在於大地無(機)心。王維詩中的「海鷗何事更相疑」就是詮釋著道家古老經典【列子】對人與大自然互動中的機心。

「大地之愛」,作為一個表裡如一的產品品牌,對大地、對人類所能實踐的愛,永遠只是寸草心,但重要的是,我們希冀在宣揚品牌理念過程中,能喚醒大家對沉默大地與身體安全及其關聯性的關注後,進而認同我們的產品。在概念上,這次序是有別的,也是清楚的。

作為一個品牌經營者,我們或沒有偉大到「但願人皆健,何妨我獨貧」的情操,但,產品若能完全建立在消費者「真正的」benefit 基礎上,才是永續的、像大地一樣生生不息的,這是「大地之愛」的核心價值所在。

 

愛大地與愛身體

Q:您提到大地與人體的健康、安全有關聯性?

A:不管從西方哲學角度的所羅門王智慧語「太陽底下沒有新鮮事」,或從東方文化的佛典「過去之心不可得,現在之心不可得,未來之心不可得」的演繹,或從科學的「蝴蝶效應」理論,或甚從醫學角度來說,兩者之間都存在絕對的關係,而且,不管從哪個角度出發,演繹過程雖異,但都會如同莊子【齊物論】的殊途同歸。我們就從比較切身的醫學角度來說吧!

中醫的理論基礎建立在哲學基礎上,中國哲學基礎根源於【易經】,太極兩儀四象八卦而宇宙萬象,基本上,中醫理論把人體的運轉當成一個小宇宙,進而衍生出五行的相生相剋的生理理論,木火土金水對應於肝心脾肺腎、青赤黃白黑、東南中西北、目舌口鼻耳、風暑濕燥寒、酸苦甘辛鹹,乃至於情緒上的怒喜憂悲恐等的對應關聯性。中醫認為,人體上的細菌就如同人類寄生於地球;原於【易經】哲理的道家認為,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在在都充滿濃厚的西方自然主義色彩。

我們大可輕率的以西方「無徵不信」來對中醫學理斥之為不科學,但這所謂的不科學的事物,至今卻仍然是你我身邊具有養生經驗的人奉之為圭臬的寶典;當我們用著以【易經】的陰與陽原理衍發出0與1科學基礎的電腦打字來武斷它的不科學,基本上是一種荒謬。

就一個同步受過傳統中藥與西方藥理學訓練的藥師來說,當你知道5000年前用來治療風寒的「麻黃湯」與20世紀化學合成的「麻黃素(Ephedrine)」止咳藥如此的殊途同歸;當你知道5000年前用來治療瘡毒的發酵豆腐竟與20世紀顯微鏡發明後才發現的抗生素如此的不謀而合;當針炙解除了你身體的苦痛之同時,你卻從近代的解剖教科書中找不到所謂的「穴道」… 你一定會有某些程度的混亂,在大自然面前,所謂「科學」的位階到底應在哪?是大自然包容了科學?還是科學真正創造了甚麼?

 

「大地之愛」的主張 ---天然ㄟ最好 ---!

Q:作為一個品牌,「大地之愛」的品牌主張是甚麼?

A:「天然ㄟ最好!」

當為了增加農畜產品的產量、增加收益,科學藉改造動植物基因方式,來提高對抗病蟲害或提高飼料的「換肉率」時,科學家只能暗夜吹口哨的振振有辭的說:「目前沒有證據顯示,基因改造食品對人體、環境有負面的影響」,卻色厲內荏的提不出「沒有負面影響」的積極證據。

當化學肥(飼)料、殺蟲劑大量使用、提高農畜產品的收益後,卻漠視於它對土地、生態環境及人體所帶來潛在的、日積月累的戕害、竭澤而漁的貪婪;只是若無其事的等待著壓倒駱駝的最後那根稻草出現時,才準備俯首認罪。

當每日與我們身體最親密接觸的大部分皮膚保養品、洗沐用品,習以為常的普遍使用paraben、SLS、化學香精等具有致癌性、肝腎毒性的化學成分,卻總是「把最低限當最大值來追求」而掩耳盜鈴的宣稱「都在官方准許的範圍內」…

我們不能有更好的選擇嗎?

我們一定要對自己這毫無抗拒能力的身體、這片打不還手的無言大地玩這種俄羅斯輪盤式的危險遊戲嗎?我們不能有更安全的選擇嗎?

在繁華繽紛的色彩之中,我們不能有些許清雅的梵唱嗎?

滿漢全席之後,何妨品味清淡的可口?

「大地之愛」是提供消費者一種可以讓自己的身體和這片土地休養生息的選擇。是一種對自己的身體和對這片土地的愛之具體實踐。

我們盡可能的採擷自天然、盡可能的有機栽培、甚至盡可能的要求僅用風力發電生產;盡可能的減輕您的身體和這塊土地的負擔。

在「化學造福人類」的歌頌聲中,「大地之愛」仍然旗幟鮮明的主張,唯有盡可能的貼近自然的產品,才可能喚醒身體原本具足的健康亮麗本能,「大地之愛」是貼近於源於歐洲古老醫學的「順勢療法(Homeopathy)」,而和現今醫學的崇尚以化學藥物對身體強攻猛打、「醫得眼前瘡,剜卻心頭肉」的「對抗療法」保持安全距離的,從對血肉之軀的呵護,延伸到對沉默大地母親。

 

與環境共生

Q:「Love of Mother Earth」是「大地之愛」的英文名?將土地冠以「母親」有特別的意義嗎?

A:面對我們踩著的這塊土地,您不覺得它永遠默默的包容著我們像一個被驕寵孩子般的恣意撒野嗎?它總是默默的供養我們一切,我們也理所當然的對它頤指氣使、予取予求,我們總是任性的像個無知的小孩,總是認為「子欲養而親不待」是一種遙遠的杞人憂天,總是不知天高地厚的被催眠於「人定勝天」,總是在嘲笑著「女媧補天」神話的荒誕的同時,卻對科學家試圖努力填補臭氧層破洞之成果深信不疑…

我們總是習慣於把地球暖化、物種失調失序的異常歸咎於「天災」,穿著國王的新衣,我們輕易的把責任推給了「天」,就如同把醫石罔效的疾病歸諸於「命」,然後再阿Q的說:「大地的反撲」、「癌」之類的術語來滿足自己被譽為「先知」的虛榮,然後就「精神勝利」了?

對此,我們固然不必有【七殺碑】「天生萬物以養民,民無一物以報天」的憤世嫉俗之偏狹,但不能不謙卑的去反思【易經】中,將「地」視為「母親」的深厚哲理。

沉默大地何曾對我們反撲對抗過?有的,只是一種痛苦的呻吟,就如同「發燒」只是身體對疾病的示警、隱忍的哀嚎一樣,我們自不必像「對抗療法」的西醫一樣,急急忙忙去頭痛醫頭、湮滅證據式的吃退燒藥,然後引發胃灼痛,然後吃制酸劑,然後引發便秘,然後引發核爆式的連鎖反應,直到最後一根稻草出現時,然後歸咎於「天命」…

我們只要開始「大地之愛」,從根源處去呵護我們的血肉之軀、這土地。

善待它,而不要去揮霍它!

學習謙卑的跟它和平相處,讓身體、大地休生養息,它們自然會找到自我療癒的方式,生生不息,而不是夜郎自大的試圖要駕馭它!

我們不能說,1813年,一位深感「幾乎所有的病人都是死於所服用的化學藥物而非他們所患的疾病」的德國醫師 Dr. Samuel Hahnemann 創立的已被世界衛生組織列為三大療法之一的「順勢療法(Homeopathy)」是無的放矢或離經叛道,但,清楚的,他的主張正是「大地之愛」產品特性的延續。

 

成功的行銷必須建立在分享的概念上

Q:「大地之愛」產品似乎根築在某些複雜的哲理上,但這樣是否會讓人有不夠親民的感覺?

A:套句知名的廣告用詞「科技始終來自人性…」,就像你只要去體驗舒適飛行的 smooth like silk,自然不必去深入理解複雜的流體動力學。

「大地之愛」要提供給消費大眾的自然不是沉重的哲理,而是輕盈的產品!只是,讓身體、土地更輕盈的產品正好需要建立在明確的篩選基礎上。

「大地之愛」帶給你的,是一種來自天然的健康與亮麗,是一種從無害走向有益的持續過程,而不是一種益害兼半的拼死吃河豚式的剜肉療瘡!

誠然,「若真是好產品,又何需勞你聲嘶力竭的自吹自擂?」,分享,確是我們推廣「大地之愛」的基本態度。

從「大地之愛」所引進的產品都是篩選自有機、天然產品已渭成消費主流趨勢的歐美上市多年的品牌開始,到我們的員工、客戶已多是「大地之愛」的愛用者,在在都是貫徹我們「分享」的概念,您的體驗,將會是我們最快樂的分享。

另外,您剛提的「親民」,源自於孟子的「親親而仁民,仁民而愛物」,而「愛物」更是定義在「取之有時,用之有節」,不管從親民到愛物,或從愛物到親民,都是「大地之愛」殊途同歸的主張。

 

理想與現實的衝突

Q:聽你這樣說,感覺您比較像哲學家而不是一個受過科班養成教育的藥師,這會不會造成佑爾康公司在推廣「大地之愛」現實面上的挫折?

A:哈!「比較像…」代表「並不是…」。

面對未來的消費主流趨勢,挫折是一定會的,因為我們需要花費更大的能量去說服消費者,這無法有一蹴可幾的速效,需要耐心。

譬如;一般有機或強調天然產品的成本就比一般產品高約30%~50%,安全是安全,但產品的效用不若一般產品那麼強調立竿見影的速效,這些都是我們要說服消費者的消費概念的難點之一。

但,衡諸在養生、環保比我們早一步的歐美先進國家,其對天然、有機產品已成為消費的主流現況,我們相信終會獲得台灣消費者的肯定與認同。只要我們能更忠實於我們的品牌定位、精神與理想,不要太功利的「逐水草而居」或媚俗,我們自然能吸引和我們有相同認知與理念的消費者的垂愛,而我們也會堅定而旗幟鮮明朝這個理念做下去。

 

結語

Q:最後,請問康總經理,你試圖要給消費者的「大地之愛」是甚麼?

A:「大地之愛」試圖要以更接近天然的產品來帶給消費大眾更安全的呵護與對大地母親的回饋,喚醒身體與大地生生不息的天生本能,「天然ㄟ」和「最好」本身是沒有止境的。

 

結束訪問後,倒不能說筆者完全認同「大地之愛」的理念,但卻有一個議題在筆者胸中迴盪…

「『化學』,到底是造福或戕害了人類及地球?」

這個問題或許根本不存在標準答案,就像擁核和非核的爭論一樣,端看你要有怎樣的今天和明天。

「大地之愛」只是鮮明的選擇了他不會往人多的地方移動,卻有點逼迫你在它面前攤牌…

這倒有幾分像唐吉訶德的傻勁。